全台滿額 NT.2000 超取免運 來挑禮物吧!

那些 2021 東京奧運裡的敘利亞女子

你也在追奧運嗎?今年東京奧運,總共有 4 名敘利亞女性選手參賽,分別屬於「敘利亞國家隊」與「難民代表隊」,她們分別是「難民代表隊」的馬蒂妮 (Yusra Mardini)、珊達 (Sanda Aldass)、穆娜 (Muna Dahouk) ,以及「敘利亞國家隊」的唯一女性、年僅 12 歲的薩莎 (Hend Zaza) 。

首先,一起來看看其中一名游泳選手馬蒂妮的故事吧!

2021東京奧運難民代表隊游泳選手聯合國難民署親善大使馬蒂妮.jpg

游泳健將,曾是敘利亞重點栽培國手

1998 年,馬蒂妮出生於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,父親是游泳教練,從小就培訓她和姊姊成為游泳選手。2012 年,她已是敘利亞奧委會栽培的選手之一,曾代表敘利亞參加世界游泳錦標賽。


戰爭開始後,即使游泳館的天花板已被炸出兩三個洞,她仍未中斷訓練。直到 2015 年,她 17 歲時,她們家遭到摧毀,她才和姊姊一路逃至黎巴嫩、土耳其,再預計前往希臘。


當時,偷渡集團為她們兩姐妹安排了一艘 6 人用的小船,當她們準備上船時,才發現上頭已經擠滿了另外 18 個人——更糟糕的是,當船開到半途,引擎突然停止運作,船艙開始進水。


▍「我是個游泳選手,不能淹死在海上。」


馬蒂妮馬上和姊姊跳入海中,和其他兩三個人一邊推著船、一邊拚命往前游。這段原先預計 10 公里、45 分鐘的船程,航線是一條直線,只相當於從宜蘭烏石港到龜山島,「我們看著小島就在前方,卻好像永遠到不了。」


她們就這樣游了 3 個小時,直到最後一刻,引擎才突然又發動起來。「我當時只是心想,我跟姊姊都是游泳選手,不能就這樣淹死在海上。」


最終,她們幸運著陸,與父母在德國團聚,再次回到校園,並接受游泳訓練。


▍最年輕的第一屆奧運難民隊選手與聯合國難民署親善大使


隔年,正好碰上 2016 年的里約奧運,而這場奧運史無前例舉辦了第一屆難民隊,讓優秀的難民運動員可以參賽——馬蒂妮幸運入選,成為當時最年輕的選手。今年,她也再次參加了奧運。


「無論在任何意義上,游泳都救了我的生命。」2017 年,聯合國難民署任命馬蒂妮為親善大使,與教宗、歐巴馬、各界領袖等影響力人士會面,為難民議題發聲;她也參與慈善活動,為難民兒童成立游泳營隊。


2018 年,馬蒂妮將她的故事寫成《蝴蝶:從難民到奧運選手》(Butterfly:From Refugee to Olympian) 一書,今年 Netflix 已著手翻拍她的故事為影劇《The Swimmers》,預計將於 2022 年上映。


▍「人可因食物而生存,卻需要滋養靈魂才能奮鬥。」


曾有一段時間,馬蒂妮都會避免提及自己是難民,「因為人們不會說『你是一個難民,所以我們歡迎你。』而會說『你是一個難民,所以你從來沒有付出過什麼。』彷彿你一生都在等待當難民的那一天到來,好搶走別人的工作與金錢。」


她在德國重新進入高中,每天帶著她的外國口音去上德文課,努力完成她原本中斷的高中學業。「語言學習對我的父母更挑戰,讓他們更難融入社會。以前他們在敘利亞時工作十分勤勞,並不習慣現在必須漫無目的、無所事事的生活。」她說:「難民同樣生而為人。人可因食物而生存,卻需要滋養靈魂才能奮鬥。」


「我代表所有逃離暴力、尋求和平的人,請你作我們的後盾。」


當她再次成為游泳選手,她原有的一些消極想法改變了:「只要我們記得我們是誰,身為難民並不丟臉。我們能像以前在家鄉一樣,依然是醫生、工程師、律師、老師、學生,依然是母親、父親、兄弟或姐妹。」


「戰爭和暴力逼迫我們離開家園、尋求和平。這就是難民,這就是我。我們就是因失去國家而不斷增加的群體。我是一名難民,我心懷尊嚴,代表著所有逃離暴力、尋求和平與尊重的人⋯⋯請你作我們的後盾。」



2021東京奧運難民代表隊敘利亞柔道選手.jpg

三個孩子的媽媽珊達:「柔道讓我成為我自己。」

珊達 (Sanda Aldass) 的人生與柔道密不可分,她從 7 歲就開始練柔道,後來與一名柔道教練結婚,從此先生便是她的培訓教練。

因著每況愈下的生活,2015年,她和先生決議,先獨自前往荷蘭,留下先生與獨子。她在荷蘭的難民營待了半年,營區內沒有可以練柔道的地方,為了保有自己的精神與體力,她努力維持一些簡單的運動習慣——幸運地,家人很快前來與她團聚,她們一家又在難民營待了三個月,終於迎來正式搬進新家的日子。

現在,她已經是三個孩子的媽媽,先生也克服語言和適應的重重障礙,在荷蘭獲得正式教練資格。「孩子們對我說:『媽媽,你一定要去參加奧運!』奧運是我們全家人的夢想,我們支持彼此朝一樣的目標前進,現在它就即將成真了。」

珊達對接納她的收容國滿懷感激:「荷蘭的人民非常尊重難民,尤其是一個可能會參加奧運的難民。每個人遇到你,都會向你致敬。我們遇到的大多數人都很善良、很親切,這為我們帶來更大的動力,想要表現得更好。」

除了難民、妻子、三個孩子的媽媽,陪伴珊達度過大部分人生的柔道也給了她新的身分:「重新成為柔道選手改變了我的生活,它讓我成為我自己。」



2021東京奧運敘利亞國家隊桌球選手.jpg

桌球選手薩莎:本屆奧運最年輕選手,12歲的國家隊唯一女性成員

來自敘利亞城市哈瑪 (Hama) 的薩莎 (Hend Zaza) ,出生於 2009 年,這代表她來到這世界沒幾年便遇上戰爭爆發,是典型在戰爭時期長大的小孩。

她 5 歲時就開始接觸桌球,因為她的哥哥是國家少年桌球冠軍。有天當她和哥哥在體育館打桌球時,被教練發現她極具天份,從此展開了薩莎的桌球之路。

即使訓練設備與時程常居於劣勢,薩莎依舊是各種桌球比賽的常勝軍,6 歲時拿下 2015 年敘利亞少年錦標賽亞軍、9 歲時獲得全國 12 歲以下桌球比賽冠軍;去年 5 月,她參加西亞奧運資格巡迴賽,擊敗了比她年長 31 歲的黎巴嫩選手,成為敘利亞國家隊唯一的女性成員,也是本屆東京奧運最年輕的選手。

雖然她的第一場比賽敗北,但她在大哭一場之後說:「迎接奧運的心理準備非常困難,我認為這是我做得最好的部分,希望我下次還可以再回來。」



2021東京奧運難民代表隊敘利亞柔道選手穆娜.jpg

柔道選手穆娜:「柔道給了我需要的耐心與堅強。」

穆娜 (Muna Dahouk) 生於大馬士革,她的父親是柔道教練,6 歲時,她就和姊姊一起練習柔道,兩人都是優秀的柔道選手。

由於戰爭導致家裡的情況越來越差,她們不得不中斷訓練;父親離世後,她們決定離開家鄉,兩姐妹在2018年前往荷蘭與母親團聚。

「柔道對我們的幫助很大,它帶給了我這段時間需要的耐心與堅強,尤其在我們必須承受龐大壓力的時候。」


穆娜說:「現在,我的夢想是全世界的戰爭都可以結束,每個人都能在自己的家鄉和平生活。」

當你緊追台灣選手的賽程、為台灣隊加油時,如果看到這些選手的身影,也別忘記支持她們一下吧!



參考資料:聯合國難民署、國際奧運會、國際柔道聯盟 (IJF)、英國衛報、新阿拉伯報(The New Arab)、卡達杜哈新聞社 (Doha News)、France 24



上一頁

您的購物車

您的購物車目前還是空的。

點擊這裡繼續瀏覽。